Just want to dancing on the poor snow

我和XP娘不可不说的故事

我步伐踉跄地走在回家的夜路上。走着走着,觉得呼吸有点困难,于是揭开上衣纽扣。胸口接触到冰凉的空气,感觉非常地舒服。我眯着刚才系紧的纽扣,手指碰到细弱的锁骨,心情随之沮丧。
“主人,真的没事吗……?”
哭过一场后,感觉虽说舒服了多少,但当指尖离开锁骨后,水泥粗糙的感觉忽然再度出现。留下木纹的水泥墙……用来制作框架的木头或许已经被烧毁,但是,其问路却留在墙壁上。
夜晚的黑暗柔和地包裹着我,然后流逝。
XP一直陪在我身边,由于我的原因,她背后已经浸湿了一大片,看上去真的不大雅观。
经过低矮的平房前,室内电视机的亮光朦胧地映现在窗户的磨砂玻璃上,华丽的红色与蓝色闪动着。凝视着被亮光照射着的XP,昔日翎的笑容,又重新浮现在我的脑海,或许,我一直努力地想到只看着这个世界上干净的部分,可是,那根本就是幻想,没错,自己并不会因此就……
说已经遗忘掉是假的,我持续害怕面对这个现实,尽管得之翎已经离开这一现实,却去逃避它。
和翎共度的日子的记忆太过于美好,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更加明晰。所以我希望把翎置于原本干净的位置上,希望她的声影、记忆、大白菜故意把,总是如无法触摸的星星一样,持续地闪闪发亮。翎,代表的不是别人,而是我自己。
============================================================================
看到自己家的同时,XP突然站在我身后,拖曳着我的衣角。虽然困惑不知是否应该去询问她,但我想到获得支撑的心情赢了,于是我低下头。
“怎么了?”
“天…天空。”
“天空?”
“恩……天空…很漂亮。”
我依言抬头。空中挂着好大的月亮,绽放出皎洁的光芒。我竟然完全没注意到头顶上有这么大的月亮,是因为我走路只有看着脚尖吗?
大大的月亮及其光辉,让我的心情稍微轻松,感觉上仿佛被月光清洗过一般。月亮只不过静静地发出璀璨光辉,但看着它的人却像是受到洗礼一样,内心也会被震撼。
“真的很漂亮呢。”我的声音里自然地透出喜悦。
“可是……主人的脸…很、很难看。”
她口中的话有点奇怪,为什么说我的脸很难看呢?是因为我在考虑翎的事情吗?我抬起头再次遥望那个高挂在空中的月亮。月光将我们的身影投射在马路上。XP的影子比我稍微短也稍微纤细。我改变自己站立的位置,让自己的影子和XP的影子重叠,啥事,XP完全在我的影子里了。
“那可真对不起了……”
我用自己的影子去包容着XP的身躯,她似乎在颤抖,是因为无法为自己的主人做到应尽的事吗?XP系统有这种功能的吗?我不禁纳闷。
“只是…有点,想起从前罢了…”
“真、真的是这样吗……”
“如果我说谎,那你就没东西吃。”
“哎……?”
她惊诧的转过头来看着我,眼角那几丝未干的水迹大概就是因为烦恼自己无能为力而留下的吧?我不禁张大了嘴巴。
明明就不关XP的事,和XP也只是今天才见面,但她给我的感觉却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特别是她只会考虑别人的事这点。
“我、我不吃也没所谓的……”
真的是这样吗?我用这种意思的眼神看着她羞红的脸。
这个女孩……真的很可爱。
我再次打从心里感叹……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自我介绍

舞雪

Author:舞雪
别名:饭团,dosnow
职业:写手,剧本
性别:保密中……
喜爱的作家:麻枝准,桥本纺,芥川龙之介,野村美月,西尾维新,东野圭吾,虚渊玄,太宰治,鲁迅,闻一多,徐志摩,村上春树,岛田庄司,乙一等。
喜爱的文学作品:日本文学居多,国内文学其次,然后混杂着部分外国小说。
爱好:看书,写诗,听音乐,看电影。
喜爱的动画作品:KEY社旗下,天元突破,EVA等
隶属社团:口口神教
最近格言: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是生命?还是存在过的痕迹?你了解我多少?少自大了…
作品:《那片特别的天空》《咏羽》《我和XP不可不说的故事》《5W1H》(暂定)
联系E猫:fantuanjonny@yahoo.com.cn(骚扰自重…)

类别
绘师好友
应援区
鸑鷟 爱丽丝漫游东方奇境
聊天栏
背景音乐栏
点击来源
free counters
点击率……
看看多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