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want to dancing on the poor snow

须臾

[开端]
总认为,零落的落叶比起被踩在脚下,更痛苦的应该是离开大树的瞬间。
[团体]
等待是寂寞的夫君。孤独也是等待的情妇。在诸多的经历中,唯独令我痴迷的是遇上了你们。
自己为什么要加入口口团。
儿时的自己从未曾试过真正的参加一个集体,更别说融入一个集体。
自己所在的意义究竟在哪里。
团体这玩意一旦触摸到了柔弱的部分就会变得恬不知耻起来。
羞耻的,无法见人。
[时间]
初春的美景,捕获了你的眼神,并且迫切的在其肌肤上留下多少矫情的诗句。
很有满足感。
不知在某个遗忘的时间再度路过的时候,矫情的痕迹早已被稚嫩的肌肤给掩盖的时候,心中的怆然,依旧云清风淡。
又是一年过去了。
时间,也就是这么一回事而已。
跨过断壁残垣,跳过映射着青空的积水,让黄昏散播自己的身体。那刻,你会想到什么?
是纯粹怆然,还是所谓的心无旁骛?
[雪降]
一直很羡慕那些离家出走的人。
比起我这个大门不出,二门不入的人,他们显得更加的自由。
和羽毛一般。
雪降。
雪落下的日子。
太阳,一个永远不会停止闪耀的中心,而围绕在他身边旋转。
不停的循环,循环。就像涟漪一般,一圈圈的消失殆尽。
离他最近的水星也取了一个恰当的名字,蓝。
温柔,水。这两者似乎自古以来就是一对的评价。
无可估量,也无从定量。总归,事实就是一切。
水星也接受着太阳的炙烤,默默的奉献着。
只需要直话直说就好。做哥们的,就是这样子。
“对了,上次说到哪里?”
却依旧,如此微妙
[蓝]
某段日子,和一个人的关系变得纠缠不清
并不是过分的渴求希望的眷恋,但也未免显得过于的寂寞。
不管是谁,只要回应我。
不管是谁,只需要冷冰冰的文字。
这样就足够了。
那个时候,我如同痴狂的一样发出无数条的信息。
却只有你,回复了我。
在那么闷热的被窝中。
独自流泪。
“啊啊啊啊啊啊别这样啊啊啊|||”
有可以依靠的场所了
冰冷的文字,不知为何。
如此的温暖。
微妙的……温暖。
[窗帘]
透过透明的窗子,零落的碎片在黑色的帘幕中被冠以星星这个独特的名字,远方弧形的地平线上残阳的余晖稀稀落落的投影在我的眼中。
显得,过于悲惨。
医院的气味非常的呛鼻,轻声的打了个喷嚏,却换来护士的过分关怀。
“你好,我是新来的饭团,以后请多多指教了。”
手机键盘的触感,不管多少次都无法习惯。
但泛着蓝色光泽的屏幕,却无法从其拉开眼神。
片刻的寂寥。
“呃呃呃?多多指教”
第一次。
呼吸逐渐变得轻微,偷偷窃笑。
第一次的接触。
无可言喻的微妙。
[YOU]
指尖开始僵硬,但依旧顽强。
大脑开始凝固,但依旧运转。
温柔的文字,浅浅的香味。
浅笑。
把眼镜摘下,矫情的偷偷落泪。
就是这个瞬间,我认识了你。
单方面的认识,一直在一头自说自话。
果然是够小说的相遇呢。
微妙的无可救药的认识啊。
[樱樱]
刚开始没有打算的计划。被一段往事给吊了起来。
坐在树下,挽起她的长发。地上残落着几片花瓣。
粉红色的,长长的心型,中间有缺口。
对樱的认识,仅此而已。
对于我而言,樱。
也就是微妙的这个地步罢了。
这个无可救药的地步。
[须臾]
等待和再回也就只能区分成为两个。
“还有好久”“就快到了”。
倘若两者互相关联,彼此互相抵消侵蚀,中间取一个所谓的度量。
于是,须臾就诞生了。
“很快,很快的一段时间。”
这个,就是再回的时间。
须臾片刻。
再聚首。
共团圆。
自我介绍

舞雪

Author:舞雪
别名:饭团,dosnow
职业:写手,剧本
性别:保密中……
喜爱的作家:麻枝准,桥本纺,芥川龙之介,野村美月,西尾维新,东野圭吾,虚渊玄,太宰治,鲁迅,闻一多,徐志摩,村上春树,岛田庄司,乙一等。
喜爱的文学作品:日本文学居多,国内文学其次,然后混杂着部分外国小说。
爱好:看书,写诗,听音乐,看电影。
喜爱的动画作品:KEY社旗下,天元突破,EVA等
隶属社团:口口神教
最近格言: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是生命?还是存在过的痕迹?你了解我多少?少自大了…
作品:《那片特别的天空》《咏羽》《我和XP不可不说的故事》《5W1H》(暂定)
联系E猫:fantuanjonny@yahoo.com.cn(骚扰自重…)

类别
绘师好友
应援区
鸑鷟 爱丽丝漫游东方奇境
聊天栏
背景音乐栏
点击来源
free counters
点击率……
看看多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