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want to dancing on the poor snow

白昼梦

所谓的白昼梦,就是人在思念过度的沉醉。
空想,幻想,寂寞,空洞,无奈等情绪幻构而成的却是完全相反的白昼梦。
自从那天以后,我就一直在梦中活着。在梦中的自己迷失了,疯狂的抓紧了身边人的衣衫以示自己可怜的脸庞,然后矫情的对天大喊自己的悲哀,寂寞孤独。如同找到救命稻草一样的寻找依靠。很痛苦,很寂寞,很孤独,很无助。
曾经可以自豪的说出孤独终老的誓言看起来显得多么的可笑。没有人能承受孤独,寂寞。当然这样,也不会有人孤独,寂寞。
梦中,我死活不放的抓紧了,可是稻草却因为这样而死去了。死去了…死去了。软绵绵的肉块凝结在地上,形成了我杀人的必要痕迹,呼吸…急促。我如同刚溺水被救的人一般贪婪的呼吸着。
泪水,汗水不住的流了下来。害人害物的怪物…我就是那只恐怖的怪物。
怪物,只能接受拒绝一切的命运。
白昼梦…开始了无限的轮回,直到自我醒来。可是这个恐怖的梦境会有醒来的一天吗?我不知道……白昼梦,依然延续着。

梦恋-Dream;dreaming

开始分不清梦与现实是在两年前高二那年的校庆上。
当时我在班上一个人无聊的整理着遗留下来的资料,已不记得为什么会留在课室了,按道理来说我对于这类型的事是相当的没辙的。对无序到有序的过程也是感到十分的烦躁,因此应该是打算随便找点事来做的时候碰到凌乱的教室看不过眼吧。
凌乱的资料逐渐变得有序的瞬间,我看到了一行单字。
----Whether you dream or dreaming?
“什么啊……?”
我掏出那张印着字样的纸张,但拿出来的瞬间才发现那是一本书。
尽管对无序到有序的过程没兴趣,我却被这本书给吸引,开始翻页。
“将此书送予吾最亲爱的女儿。”
首先看到的就是这行有礼物意义的字,是招揽买家的手法吗?
但我却在右下角看到了一个写得相当稚气的单字。
“Doro……thy?”
说起来是从哪里也看过这串单字的样子。

梦恋-Dream;dreaming

我在书的海洋中漫步着。
与语言相比,其实文字的产生时期还要更早,好比甲骨文字,金文,象形文,卢文字这一类的文字正好说明了它的发展史。
有时候我会这么想。
从什么时候人类发现了文章这样伟大的东西了呢?
从什么时候人们开始利用文字来抒发自己的感情呢?
丝毫没有目的的拐角以后,我来到了一个充满古典香味的书柜。
《小丑的命运》《鹅妈妈的散文》《夏洛的网》《多特和托特》《命运的女儿》《美国的童话》《鹅爸爸的书》《小老鼠斯图亚特》……
列举出来的书名大抵都是美国儿童文学作品。
“夏洛特·左罗托夫啊……奥兹国历险故事……这是,莱曼·弗兰克·鲍姆吗?”
默默的念出作家的名字,然后静静的感觉着他们笔下的角色。
说起莱曼·弗兰克·鲍姆就不得不提奥兹国历险故事系列了。
其实奥兹国历险故事也童话《绿野仙踪》,讲述的是少女桃乐丝被吹到了奥兹国然后寻找归家之路的故事。
我就这么百无聊赖的翻弄看上去拥有相当历史的发黄书页,翻过书页的瞬间,书卷沉重的气味就这么飘舞在空气中化成无法磨蚀的痕迹。
“If you want to know……”
随着书页的翻动,由一个个文字构造的世界开始在脑海中逐渐成型,这时个人读书的习惯--利用无限的想象来构建有限的世界。只有在那个世界中,你就是绝对的神明,即使这是类似于自慰的行为,但也就只有这种行为才能满足到我。就在这么想着的瞬间,一个单字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中。直到刚刚为止都没有意识到,可是一旦发觉后,又感觉那个字相当的碍眼,就如同白纸上的黑点一般的碍眼。我想看的更完整翻动的瞬间,右手传来微妙的疼痛,书页的边缘沾上了红色的斑点。皮肤被划破的位置,鲜红色的血液缓慢的流了出来。明明是掌握生命的液体从体内流出,我却丝毫没有感到不妥,但却会忽然间,有一种麻痹的痛楚。
即使感到伤口存在,我却再度望向书页,那一个单字在发黄的纸张中并不是特别显眼,不过一旦发现后,便无法移开视线。
[Whether you dream or dreaming?]
这一串单字,我真的无法忽视。

梦恋-Dream;dreaming

雪樱市中心图书馆正如其名的位于市中心。
由于周遭并没有什么高大的建筑,所以这所市立图书馆相当的显眼,来这边聚头的人也不少。
我刚从一对情侣身边路过。
那柔美的气氛下意识的让我感到一阵冷颤。
并不是讨厌什么的,只是有点冷罢了。
身后的情侣,大概是相爱了很久了吧?
真的搞不懂为什么那个女生为什么能笑的那么开心,明明那个男生就没多帅。
但就是存在这样的差距,爱,才会成立吧?
草草的下了定义后,我继续向图书馆走去。

“今天也来了吗?”
刚进大门,图书馆管理员的笑容便在我眼前展现着。
“恩。”
我也适当的点了点头回应了一下,这里的图书馆管理员是一位年纪挺大的伯伯,纯白色的发丝正在一天天变少的状态,虽然看上去挺凶狠的,但相处久了你会发现他相当的好人,但同时也会发现这人不正常。
“年轻人啊,就应该去好好的活动一下嘛~”
说着,伯伯斜着眼望了望窗外的情侣。
“我没有女友,能打发时间的也只有看书而已。”
“这样可不行啊,年轻人应该更为旺盛的燃烧自己的青春啊!”
说起来不正常的就是这点,伯伯常常会对我说着一些意味不明的话,如果回应他,也只会跌进耗费几个小时的修罗地狱,这人不用去工作的吗?
“那我先失礼了。”
遵循我一直以来的经验,只有离开他才是最好的选择。
“喂喂,九条先生?!”
只有图书馆伯伯的呼唤,在身后轻轻的淡化着。

梦恋-Dream;dreaming

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那是一片海洋。
不过那海洋散发的异味,即使是我也只能皱眉头。
如果想见识一下那片所谓的海洋的样子。
大抵可以试着一个月不收拾生活垃圾,然后试着看一下眼前是什么修罗地狱。
“喂,我出去了。”
我绕过散发异味的物体,向丝毫没有亮光的房间喊了一下,就算明知道里面不会有任何的回答,但还是习惯性的打招呼。
不是出于什么,仅仅是习惯罢了。

打开大门,扑鼻而来的是清新的空气。
要是困在那房子里一个月,那是给谁也不会愿意的。
夏天的太阳看上去很耀眼,昨晚电视上天气预报员像是宣布什么世界大事的样子宣布‘明天是会下暴雨的喔。’还有一群不知道在开心什么的乌云在跳着跳着的画面在我眼前逐渐浮现出来。
要带伞不?
这个想法在脑海中浮现了一会儿就给打消了。
轻笑了一下,然后向自己的目的地走去。


自我介绍

舞雪

Author:舞雪
别名:饭团,dosnow
职业:写手,剧本
性别:保密中……
喜爱的作家:麻枝准,桥本纺,芥川龙之介,野村美月,西尾维新,东野圭吾,虚渊玄,太宰治,鲁迅,闻一多,徐志摩,村上春树,岛田庄司,乙一等。
喜爱的文学作品:日本文学居多,国内文学其次,然后混杂着部分外国小说。
爱好:看书,写诗,听音乐,看电影。
喜爱的动画作品:KEY社旗下,天元突破,EVA等
隶属社团:口口神教
最近格言: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是生命?还是存在过的痕迹?你了解我多少?少自大了…
作品:《那片特别的天空》《咏羽》《我和XP不可不说的故事》《5W1H》(暂定)
联系E猫:fantuanjonny@yahoo.com.cn(骚扰自重…)

类别
绘师好友
应援区
鸑鷟 爱丽丝漫游东方奇境
聊天栏
背景音乐栏
点击来源
free counters
点击率……
看看多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