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want to dancing on the poor snow

报告一下自己还活着

= =这类型的东西自己真的很少写。
不过说起来离上次写日志也有一段日子了。
而且自己也有点话想说说。
先说说自己吧。
虽然术科的成绩是过了,不过这个不高的分数看着就纳闷。
半年过去了,一切依旧。
太阳还是转着,星星还是闪着,我还是孤独着,仍然没有友人作伴。
不过今天才被一个女生骂了一下。
问我还缺少什么?
呀,我缺少的可多着呢。
但都是自己抛弃的东西,有什么可说的。
还是说会正题。
留意过我的朋友……呃,应该没有吧。
最近我会把《那片特别的天空》给写完。
还有把圣十字的墓碑和我和XP娘不可不说的故事补完。
那个叙事栏的其实是一篇名为《dreaming;dreaned》的小说。
其实也是以前一个朋友给留下来的残稿。
有机会我会写完它的。
在这个高三中,也就这些东西可以陪伴我度过了。
最后,还是希望一直帮助这个没人来的博客增加点击率的大家致以最诚挚的祝福。
还是希望大家能留言交流一下啊……

须臾

[开端]
总认为,零落的落叶比起被踩在脚下,更痛苦的应该是离开大树的瞬间。
[团体]
等待是寂寞的夫君。孤独也是等待的情妇。在诸多的经历中,唯独令我痴迷的是遇上了你们。
自己为什么要加入口口团。
儿时的自己从未曾试过真正的参加一个集体,更别说融入一个集体。
自己所在的意义究竟在哪里。
团体这玩意一旦触摸到了柔弱的部分就会变得恬不知耻起来。
羞耻的,无法见人。
[时间]
初春的美景,捕获了你的眼神,并且迫切的在其肌肤上留下多少矫情的诗句。
很有满足感。
不知在某个遗忘的时间再度路过的时候,矫情的痕迹早已被稚嫩的肌肤给掩盖的时候,心中的怆然,依旧云清风淡。
又是一年过去了。
时间,也就是这么一回事而已。
跨过断壁残垣,跳过映射着青空的积水,让黄昏散播自己的身体。那刻,你会想到什么?
是纯粹怆然,还是所谓的心无旁骛?
[雪降]
一直很羡慕那些离家出走的人。
比起我这个大门不出,二门不入的人,他们显得更加的自由。
和羽毛一般。
雪降。
雪落下的日子。
太阳,一个永远不会停止闪耀的中心,而围绕在他身边旋转。
不停的循环,循环。就像涟漪一般,一圈圈的消失殆尽。
离他最近的水星也取了一个恰当的名字,蓝。
温柔,水。这两者似乎自古以来就是一对的评价。
无可估量,也无从定量。总归,事实就是一切。
水星也接受着太阳的炙烤,默默的奉献着。
只需要直话直说就好。做哥们的,就是这样子。
“对了,上次说到哪里?”
却依旧,如此微妙
[蓝]
某段日子,和一个人的关系变得纠缠不清
并不是过分的渴求希望的眷恋,但也未免显得过于的寂寞。
不管是谁,只要回应我。
不管是谁,只需要冷冰冰的文字。
这样就足够了。
那个时候,我如同痴狂的一样发出无数条的信息。
却只有你,回复了我。
在那么闷热的被窝中。
独自流泪。
“啊啊啊啊啊啊别这样啊啊啊|||”
有可以依靠的场所了
冰冷的文字,不知为何。
如此的温暖。
微妙的……温暖。
[窗帘]
透过透明的窗子,零落的碎片在黑色的帘幕中被冠以星星这个独特的名字,远方弧形的地平线上残阳的余晖稀稀落落的投影在我的眼中。
显得,过于悲惨。
医院的气味非常的呛鼻,轻声的打了个喷嚏,却换来护士的过分关怀。
“你好,我是新来的饭团,以后请多多指教了。”
手机键盘的触感,不管多少次都无法习惯。
但泛着蓝色光泽的屏幕,却无法从其拉开眼神。
片刻的寂寥。
“呃呃呃?多多指教”
第一次。
呼吸逐渐变得轻微,偷偷窃笑。
第一次的接触。
无可言喻的微妙。
[YOU]
指尖开始僵硬,但依旧顽强。
大脑开始凝固,但依旧运转。
温柔的文字,浅浅的香味。
浅笑。
把眼镜摘下,矫情的偷偷落泪。
就是这个瞬间,我认识了你。
单方面的认识,一直在一头自说自话。
果然是够小说的相遇呢。
微妙的无可救药的认识啊。
[樱樱]
刚开始没有打算的计划。被一段往事给吊了起来。
坐在树下,挽起她的长发。地上残落着几片花瓣。
粉红色的,长长的心型,中间有缺口。
对樱的认识,仅此而已。
对于我而言,樱。
也就是微妙的这个地步罢了。
这个无可救药的地步。
[须臾]
等待和再回也就只能区分成为两个。
“还有好久”“就快到了”。
倘若两者互相关联,彼此互相抵消侵蚀,中间取一个所谓的度量。
于是,须臾就诞生了。
“很快,很快的一段时间。”
这个,就是再回的时间。
须臾片刻。
再聚首。
共团圆。

了吾归,叹奈何,万尘皆空,世乃镜花水月-----记《鸑鷟:镜花水月》

邵晓风:(命运)
少自大了
你了解我什么。
印象最深的还是戴子玲对邵晓风说的这句话。
如果从轮回这个角度来讲,相遇早已不是什么巧合。当真实织入了摩耶之纱,当现实与幻像的纠缠在一起的时候。他们的相遇就好像被雨水浇打的鲜花一样----绚丽而自然。
尽管晓风在表面是一个极度平凡的学生,和人畜无害尽管拉不上边但也和世界和平差不多。
可是,这作为表象的他,是自己吗……?
如果没有和你相遇,我的平凡就不会被打破。
我不会离开自己的母亲,妹妹,同学,朋友。
可是当他看见那个闪动着金色光影的死神的时候,他后悔了。
他被迫接受自己的命运,被迫面对现实。
戴子玲,如果没有和你相遇,我或许过着的就是另外一种生活了。
为什么你要出现?为什么你要闯进我的生活?
无数次的挣扎,无数次的选择。
尽管这样,他的脑海还是无法忘掉那个金色的死神。
一个希望取自己性命的死神……
这是命运?命运代表的是什么?
自己应该做的事吗?
那我应该做些什么?
我做错了什么?
你是什么人?
我又是你的什么人?
他提出的疑问一个个压着自己内心的空乏。
冰冷的,原来不是来自死神的眼神。
---而是自己的,内心。
来吧,鸑鷟涅槃重生吧。
来吧,我来迎接这千年不变的轮回。
来吧,我接受命运的诅咒。
呼喊吧,鸑鷟,呼喊吧,命运。
真实,只是一个镜花水月而已。
小雅:(羁绊)
作为妹妹,自己是否不成熟呢?
作为妹妹,是否成为了哥哥的负担呢。
好害怕哥哥会离开我。
好害怕哥哥会因为别人忘了我。
把小雅线路给连起来的是他们的父亲。
对于自己的父亲,晓风多半是执着还有愤怒。
他无法原谅自己父亲抛弃自己带病的妻儿和儿女。
他无法原谅自己没有父亲的事实。
他也无法原谅自己无力的事实。
累了吗?
可是还不能休息。
自己是家中唯一的男人,自己还要成为小雅还有母亲的支柱。
所以,无论如何。
也要扛下去。
只是自己为什么还有那样的心机去考虑父亲的事。
父亲是谁?
对于他的一切,自己为何如同毒瘾一样的去追求。
答案,自己知道,也不愿面对。
自己无力对待家人的这个现实。
直到最后,失去了性命。
他才发现,自己一直以来都做错了……
对不起,小雅。
叹息,画成蓝色的光点,飘荡在寂寥的月色中。
班长
从头到尾,班长都对晓风表现出一种若有若离的感觉。
这种感觉直到最后还是那样的模糊,那样的清晰。
晓风是第一个走进她心扉的人,可是晓风也是一个她不愿把自己完全给表现出得人。
可能是制作组的个人原因。
班长的傲娇着实有些过分了。
但是在这个虚伪的笑容下到底隐藏了什么呢?
我们不知道。
当真实织入了摩耶之纱后,一切都会被卷入宿命的轮回。
鸑鷟的涅槃。
那才是解开镜花水月的唯一路径。只却了谈,对镜贴花黄,无言道,空留影,谁家织摩耶。了吾归,叹奈何,万尘皆空,谁不知,世乃镜花水月中。

和青春岁月的再见。

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矫情的意思。
只是稍微对自己18年的岁月有些感慨罢了。
回首望了一下,如果没有相片还有日记的记载,或许自己的过去的认知是一片空白。
照相机和文字大概就是为了记载人的过去而使用的吧。
疯狂的写下文字,疯狂的记下景象。
到头来也只能当做过去曾经存在过的证明。
从根本来说,过去并没有价值。
过去唯一的价值是代表了未来的存在。
18年了啊。
曾经走过的小路早已消失。
曾经拥有的感情早已磨灭。
18年的青春,没有尝试恋爱。
18年的青春,没有尝试悲伤。
在这18年里,我能为自己所做的就是在以后的18年以后回想起当年的自己的努力,然后独自困惑并且落泪。
18年,开心?还是纯粹怆然?
地方法高
速度速度
感谢樱樱和窗帘的贺图~

这个世界是不真实的…(严肃!(拍飞)

昨晚口口集体自爆,异常的欢乐。U2和师匠大人特帅啊啊啊啊a real man啊啊啊纯爷们啊啊啊(……)大家都很萌啊啊啊啊话说回来这和标题有什么关系呢?(其实…我是标题党!(拍飞))
本来是没多大的关系的,只是昨晚宿舍的家伙们太脑抽了…让我大大的囧了一下。某胖子自诣曰:男人,脱了衣服就是一禽兽。某人渣曰:蒙牛,燕塘,光明广州的奶业都给她包了,她愁个啥?某食物很严肃的说:其实,我是单身的。众人:你口胡!
看到以上的对话…大家想到什么呢?寂寞青春期少年们的对话?呀别那么健康,在我眼里他们都是一只只狰狞的禽兽啊。我多么的孤独,多么的无助啊啊啊啊(众人:你这万兽之王。饭团:我是很纯洁的。)所以说…这个世界…是不真实的…
自我介绍

舞雪

Author:舞雪
别名:饭团,dosnow
职业:写手,剧本
性别:保密中……
喜爱的作家:麻枝准,桥本纺,芥川龙之介,野村美月,西尾维新,东野圭吾,虚渊玄,太宰治,鲁迅,闻一多,徐志摩,村上春树,岛田庄司,乙一等。
喜爱的文学作品:日本文学居多,国内文学其次,然后混杂着部分外国小说。
爱好:看书,写诗,听音乐,看电影。
喜爱的动画作品:KEY社旗下,天元突破,EVA等
隶属社团:口口神教
最近格言: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是生命?还是存在过的痕迹?你了解我多少?少自大了…
作品:《那片特别的天空》《咏羽》《我和XP不可不说的故事》《5W1H》(暂定)
联系E猫:fantuanjonny@yahoo.com.cn(骚扰自重…)

类别
绘师好友
应援区
鸑鷟 爱丽丝漫游东方奇境
聊天栏
背景音乐栏
点击来源
free counters
点击率……
看看多少吧